樱后,樱后图片,樱后视频,樱后下载

您下载的文件来自【淘。


您下载的文件来自【淘。

数码】http://shop35101856.taobao.5566a.com/

楔子

京城

踏出城门,大街的第二条十字路口边有家当铺刚开张,簇新的花圈、彩球将店面团团围住,教京城里的百姓们不由得皆朝这家当铺里头探去,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这绝佳路段开当铺。

只见自当铺里走出一道娉婷的身影,那名女子照着围观的人潮柔柔一笑,随即手一扬,自布帘后头走出两个身形颀长的男子,手里还拿了块横区,上头题着『唯一不二 』四个字,落款人是......喝。

仔细一瞧,竟是兵部尚书大人呢,果真来头不小啊。

真不知道眼前这位姑娘和兵部尚书大人到底是什么关系......这位姑娘举止大方、装扮得宜,可横看竖看都不像大家闺秀。

毕竟大家闺秀是不会抛头露面做生意的,再者她所经营的可不是一般食堂、饭馆等小生意。

当铺啊。

这可是富贵人家才做得起的生意。

京城里称得上是富贵人家的,不就那几户。

可这姑娘面生得很,分明是外地人,说不准还是打晋南来的。

听说晋南一带有几个经商致富的商贾皆富可敌国。

但听说他们的身家并不清白,以往好似是山贼还是什么来着,说不准她就是打那儿来的。

一挂上区额,范江缓缓转身,脱俗美艳的容颜堆满笑意,教围观的人不禁看傻了眼。

她哪儿像山贼?哪儿的山贼会长得这般标致惑人?她眼波流转、寒羞带怯、朱唇微启的模样,有种销魂蚀骨的风情。

不过......

『各位...... 』

范江轻扯嘴角,然而她方要开口,眼前一干人随即作鸟兽散,转眼间爇闹的大街上只剩下几片落叶。

笑意还在,但她激滥的大眼却不带笑意。

只见她缓缓转身,睇着身后替她挂区额的两名男子,淡声道:『你们给我扮什么鬼脸? 』

闻言,韦不群和花问柳随即摇头如博浪鼓,就怕她一怪罪下来,大伙儿都不好过。

『倘若没有,为何那些人说走就走? 』她指着空荡荡的大街。

混蛋。

方才还门庭若市,怎么才一眨眼的工夫,她连话都还没说上一句,随即跑得不见半个人影?

『没有呀。

是范大哥交代咱们得仔细瞧瞧,怕人潮里会有人对你图谋不轨。 』

花问柳很无辜地续道:『再者,我方才不过是在瞧他们罢了,我又没有扮鬼脸...... 』

他不敢啊。

真的不敢......天地之间,他最不敢得罪的人便是她。

尽管她的年纪不大,但瞧起来就不似寻常姑娘,那双激泼水眸带着不怒而威的悍劲,谁敢招惹她?

此外,他和范洋的婚事还希冀她帮忙呢,他岂会笨得在这当头招惹她?

『我也是依照他的交代,我...... 』韦不群聪明地立即澄清。

卧龙坡上的姑娘们没一个好惹的,其中更以范江为首......他今儿个是恰巧路过来帮忙的,没什么坏心眼。

『是吗? 』她微眯起眼。

这两个家伙好似早就知道她下山的目的,分明是来这儿阻挠的......洋儿想要找个文质彬彬、风度翩翩的男人,她也要啊。

只不过她比较喜欢细皮嫩肉、浓眉大眼的少年郎罢了。

说穿了,撇开还不懂事的涛儿不谈,她和洋儿可是特地下山挑男人的,肯定是大哥同他们说了,他们今天是特地来捣蛋的。

想破坏她?她好不容易才离开沉闷的卧龙坡,特地挑京城这块繁华京畿开店营生,就只是为了多瞧瞧赏心悦目的少年郎;他们倘若逼急了她,她会另觅他处的,毕竟听说江南多的是漂亮的少年郎,她可不是非得待在这儿不可。

『我想......把人吓走的,八成是一旁的...... 』花问柳咽了咽口水,很好心地指向一旁。

范江侧眼探去,只见范措带着大队人马前来,远远地守在一隅,个个横眉竖目那阵仗......不禁教她傻眼。

爹以为这儿是哪里?这儿是京城,而他是个山贼耶。

他跑到这儿来......不成。

他非同爹说说不可,要不数他这么一揽和,洋儿会恨死她的。

樱后,然而她方要走,后头偏是有人拉着她的袖子,让她有些恼火。

『干嘛啊? 』她回头就是一声怒咆。

管他的。

横竖整条街的人都跑光了,她的行径算嚣张、再无礼,也不会有人瞧见,她根本不需要扮端庄。

然而......

『你是这家当铺的老板? 』拉她的人竟不是她不知死活的儿时玩伴,那两个专门坏事的浑球早不知道闪到哪儿去了,眼前就只剩下一个又干又扁、又黑又瘦的小男娃......呃,说他是男娃可能有点伤人,就说他是个半大不小的少年郎好了。

『请问......有什么事吗? 』她连忙收敛怒气,柔声问道。

樱后,樱后图片,樱后视频,樱后下载

怪了。

她以往跑下山,老是在晋南一带晃着,觉得那儿的男孩挺漂亮的,便以为京城的少年会更加标致才是,怎么会头一个见着的便像是个......乞儿?

『今儿个做生意吗? 』男孩又问。

『当然。

今儿个开张,倘若你要典当,你就是...... 』话说到一半,她忍不住地打量起他。

说他像乞儿,自然不只是因为他瞧起来就是一副瘦骨嶙峋的模样,而是因为他那身满是补丁的衣衫,还有不着鞋的脚......他该不会真是要上门典当吧?他身上不像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典当。

不过他颈项上头似乎有条金锭子,那条链子应该还值几个钱吧。

『我要典当。 』

他义无反顾地道,一双大眼直瞅着她。

『成。

就当你颈上的那条链子吧。 』

因为他是头一个客人,她可以好心地算他一两银子。

『你同我进来吧,咱们唯一不二当铺童叟无欺,别以为你年纪小,我定会坑你,那条链子......我可以多算你一些。 』

揭开当铺布帘,她在踏进当铺之前还不忘狠狠地瞪了她爹两眼。

『不,我没打算典当链子。 』

他一踏进当铺,便见她走进柜台,当铺里头没有铁架,两人就隔着柜台相望。

『不然呢? 』听他这么一说,她微蹙起眉。

难不成除了那条链子,他身上还有其他值钱的东西?可......她瞧不出来啊。

『我。 』

他突地道。

『嘎? 』她不禁苦笑。

『这儿是当铺,可不是要买奴仆的大宅,倘若你想把自个儿给卖了,你得找个富贵人家卖身为奴。 』

得了。

有值钱的东西不当,反倒要当了自个儿?他该不会是脑袋瓜子有问题吧?那条链子该不会是偷来的,当不得?

『不成,城里只兴卖终生契,但我只想要卖个合理的价钱。 』

『嘎? 』这是什么意思?『你打算要当多少银子? 』

『十两。

’他举起两只手,手瞧起来很脏。

『你要做什么用的? 』

『我要葬我娘。 』

他淡声道,大而深邃的眸子直瞅着她,闪也不闪。

『为何不当了你颈间的链子? 』他瞧起来不像是在说谎,倘若真是这样的原因,她可以看在他是头一个客人的份上,链子以十两买下也不打紧。

『不成,这是我娘留给我的链子,我不能典当。 』

闻言,她不由得微挑起眉。

『你告诉我,你要当几年? 』算了、算了,就当她替老爹和大哥积点陰德吧,毕竟这家当铺是拿老爹和大哥抢来的不义之财开的,她买不起,就当是做善事。

樱后,

『一两一年,十两十年。 』

男孩义无反顾地道。

『成。 』

她点了点头,拿起笔在当票上洋洋洒洒地写下几个字,随即对他招了招手。

『你在这儿写下你的大名......你识字吗? 』

『识得一些。 』

他接过笔,有些笨拙地写着。

范江照着他缓缓写出的名字,不由得微蹩起眉,好笑地道:『你姓朱?这可是国姓呢。 』

倘若他真是姓朱的话,岂会有这般不堪的际遇?

『倘若老板不喜欢,就叫我天若吧。 』

他将笔递给她,额头已经布上一层薄汗,然而这般靠近的距离,教他黝黑的脸不由得泛起红晕。

『朱天若......我以后就叫你天若吧。

天若,从今儿个起你就当我的随从,我就是你的主子,你就称我一声大小姐吧,后头还有二小姐、三小姐......十年一到我便还你自由,然而十年后......你今儿个几岁? 』

『十八。 』

他将当票推给她。

『十八? 』唬她的吧......这模样哪里像是十八岁?说他十五、六岁,已经算是相当抬举他了,说穿了,他瞧起来不过只有十三、四岁......罢了、罢了,当票都写了,还能怎么着?横竖,当铺总算是开张了樱后,樱后图片,樱后视频,樱后下载

第一章

苏州

正值盛夏,苏州城里的老百姓几乎都聚集在湖边,尽管没钱搭画舫小舟,但就待在湖畔,玩玩水、瞧瞧风景倒也是一大乐事,总觉得凉快了不少。

只是瞧着湖面成排成列的画舫,直教一干百姓不禁既羡慕又嫉妒。

阳光洒落在微激起浪花的湖面,粼粼生光,美丽的画舫滑过,激散出阵阵湖光,更是潋滥逼人。

画舫上头不断地传出笑闹声和丝竹声,可以想见里头是怎生的光景。

只见一艘船身漆上朱红色,雕刻各式祥兽的画舫,上头插着各色旗帜,瞧起来富贵逼人,然而真正教湖畔百姓瞪大眼的,则是画舫上头的人。

就见一位姑娘一身华服地坐在画舫的棚子底下,四五个汉子随侍在旁。

多么地惊世骇俗......能够穿上一身华服,显示这位姑娘出身不俗,肯定是个大家闺秀;一位大家闺秀乘舫出游,倒也不怎么稀奇,稀奇的是,她身旁居然带着数位汉子,如此明目张胆......

实际上,投以惊诧目光的人不只是在湖畔,更有些是来自湖面上的其他画舫。

『天若,你瞧,那儿有个束发少年郎。 』

坐在津美画舫上的美人趴在船边,纤指不断指向约有十个船身外的某艘画舫。

『小姐...... 』

一抹颀长的身影站在一步之外,神情戒备、浓眉微拢,随时准备冲上前去将她拉下,彷若对她的行径有些不满。

『天若,你瞧见了没有? 』范江压根儿不觉得危险,回头睇了他一眼,纤指没打算要收回。

『天若,江南真是好是不?瞧,景色如画醉人,如此繁盛、荣华...... 』

决定搬来苏州,可真是再好不过的决定,是不? 』

『可不是? 』朱天若似笑非笑地回答。

『然而,我相信最教小姐开心的定是江南的漂亮少年。 』

范江回头照着他,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。

『知我者,天若也。 』

朱天若的唇角怞搐着,硬是挑不起笑意。

如此惊世骇俗的姑娘家真是不多见,尽管她的年岁已经不再年轻,然而......这无关年岁。

如此明目张胆地欣赏着江南美少年,几乎已经到了欲将之收为入幕之宾的地步,倘若不是相隔着十数艘船,他真担心她会不顾一切地往前飞扑,直接掳人回府。

唉。

八成是山贼出身,缺乏礼教,才会教她醉心于欣赏美少年。

初识得她时,总认为富家千金的作为原本便较为古怪,可相处一段时日下来,他才发觉她同时下的姑娘家大为不同。

樱后,在画舫上头已是相当收敛了,若是回到营生的当铺里,状况便不堪想像。

『天若,你瞧,那少年浓眉大眼、唇红齿白、身形纤细,煞是迷人哪;同京城高头大马的少年郎相比,江南果真是个好地方,竟能生养出如此标致的美少年,个个貌美如姑娘家,却不失英气,果真是一绝啊。

尽管天若不答话,可她压根儿不以为意,迳自发表感想,还不忘赞赏一番。

一双勾魂的桃花眼逞自瞟向远方,彷若正在欣赏一幅极美的画一般。

朱天若守在一旁,无语问苍天,乏力地轻叹。

听听,这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该说的话吗?尽管她的年岁已大,但终究尚未出阁,说这番话,听在他心里......就是难过。

都怪那个混蛋,无端端地同她说,江南男子多娇弱,秀色如画,更胜一般姑娘;她心念一动,立即从京城搬迁至苏州,就连京城的铺子都给收了,一并带下苏州,表示她不会再回京城,只因江南多的是美少年。

啧......下回再碰见那个混蛋,非给他一顿拳头吃不可。

无端端地同她说这些作啥?一个姑娘家贪恋美少年,这是何等伤风败俗之事,那家伙不但不阻止,还煽风点火......

到底知不知道她今儿个已有多大岁数?一般姑娘家在她这个年纪,大抵都已经儿女成群了,然而她却没将半点心思放在终身大事上头,只晓得哪儿有美少年便往哪儿钻。

会不会再过十年、二十年,她依旧在江南一代寻找着美少年?真不敢想像那是怎样的一番景象......

耳边传来范江的呼唤声,身为随从的他,不得不收回有些放肆的心念,抬眼朝她所指之处看去,不由得微眯起大眼。

『小姐,那......不是少年郎,他......瞧起来不过十岁。 』

他嗫嚅地道。

怪了,小姐最爱的少年郎,年纪大约都在十四、五岁上下,如今怎么连十岁大的娃儿都入得了她的眼?不过是个娃儿罢了,她都不放过?

『你不觉得挺赏心悦目的吗? 』范江回头睇他。

『这......算是可爱吧。 』

睇着她带笑的恶毒目光,他硬着头皮附和。

那个男孩瞧起来似乎挺细皮嫩肉的,加上一双大眼,说是可爱......已经算是赞美了。

『可不是? 』她颇为满意地点点头。

『多想将他抱在怀里,狠狠地蹂躝...... 』

『小姐。

能不能别再说了?不过是个十岁大的娃儿,哪里受得住这般残酷的对待?

『说错了,我是想将他抱在怀里好生疼爱,掐掐脸啊。

柔柔头啊...... 』啐。樱后,樱后图片,樱后视频,樱后下载

她不过是随便说说,他便信了啊?她瞧起来像是那般恶毒之人吗?亏他已经待在她身边将近五年了。

『倘若小姐想要找个娃儿好生疼爱,怎么不打算自个儿生养一个?小姐所生的娃儿,肯定更加可爱万分。 』

他由衷地道。

想想,若是一个长得像小姐一般的小娃儿......一双合威深敛的美眸、挺直的鼻梁、厚薄适中的唇,然后再把小姐的巴掌脸缩小一些,成了一张娃儿的脸......那模样说有多可爱便有多可爱。

只是,不知道她这岁数还能不能生?不是挺大的年岁,可都已经二十三,真的不能算是年轻了......

『你闭着眼在胡思乱想些什么? 』

冷冷的嗓音在他身旁响起,他立即睁开眼,睇着她如嗓音般的冷厉神情,不晓得自个儿是什么时候闭上眼的。

『生娃儿......我可不想折磨自个儿。 』

她冷啐一口,又把目光移到湖面上,状似随意地寻找着美少年的身影。

『怎能说是折磨?一个姑娘家出嫁生子,再天经地义不过了,怎么...... 』

『谁说的? 』她美眸微眯,不放弃地在邻近的画舫上头寻找能教她迷醉的身影。

『这不是谁说的,而是...... 』谁都知道的事吧?

尽管他的书读得不太多,但这种事他岂会不知道,『天若,你愈来愈像个老头子了。 』

不知怎地,她总觉得自个儿收留了一个老头子管束自个儿。

『我...... 』他不禁瞪着她趴在船边的纤细背影。

『你惹小姐生气了。 』

画舫的另一头走来一人。

朱天若侧眼睨他。

『廉铎,小姐要你拿凉茶,你居然现下才拿来,你是跑到舱房要偷闲了不成? 』

『还不是阿硕打翻了凉茶,害得我不得不再弄上三刻。 』

他替范江斟上一杯凉茶,接着朝舱房的方向睇了一眼,随即见着一抹身影自舱房走了出来。

樱后,

『啐。

明明就是你自个儿没站稳身子,还推到我身上。 』

廉硕走了过来。

『倘若不是你推我,我会没站稳? 』

『自个儿没站稳,还想推托? 』

『明明就是你...... 』

『好啦。

本大小姐在这儿赏景,你们在旁边喳呼个什么劲儿?全都给我在一旁坐下。 』

范江回头瞪着三人,寒怒的目光逼得三个身形回拔的男子乖乖地坐在一旁,她这才拿起凉茶轻呷着。

三人在她身旁落座,互觑一眼。

『再吵,我就把你们三个丢下去。 』

她照着湖面,说得随意,口吻佣懒得很,然而淡淡的语调里却饱寒威吓。

三人互照一眼,乖乖闭上嘴,围坐在她身旁,适时替她遮去些许灼人的阳光。

朱天若瞅着范江纤弱的身影,眼见溅起的水花打在她身上,晕开了一朵朵的透明水痕,教她轻薄的纱衣贴着身子,就连肚兜上头的花样全都看得一清二楚,坐在她身侧的他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把目光放到哪里去。

真......真是无药可救的女人,就连自个儿的身子教水花给溅湿了都不晓得......到底要不要同她说?但他若是说了,她会不会觉得他轻薄了她?虽然像她这般大刺刺的性子,定是不以为意,但他是个男人,教他怎能不在意?说与不说都好为难......不说,她会教别人给瞧光,倘若要说,又怕一说出口,便会惨遭她拳打脚踢。

画舫缓缓地在湖面上滑动,其他画舫的丝竹声自耳边掠过,黛香的气息久久不散,教人头晕;眼看着其他画舫溅起的水花就要淋得她一身湿,朱天若想也不想地往她身前挡去,让溅起的水花全打在他的背上。

『哎呀。

谁知道他使劲过猛,的确替范江遮去了水花,但也将她给推倒在一旁的甲板上,疼得她不禁低声喊疼。

『小姐,你没事吧? 』朱天若瞅着她,见她胸前湿了一大片二话不说便脱下自个儿的半臂盖在她身上,不教身旁的廉家兄弟瞧见一丝春光。

『你在搞什么鬼? 』她闷声低斥,然而见着他将半臂盖在自个儿的身上,尽管他不说,她大抵也猜得出他的心思。

『不管你想怎么着,好歹也轻柔些......啐。

就说北方的少年就是比不上南方的男孩,身子太粗壮,才十七八岁,瞧起来便像个汉子,真是教人失望。 』

听着她的数落,他瞅着自个儿赤裸的上身,不禁轻叹了一口气;记得三年前她还嫌他又瘦又难看,如今他把身子养壮了,她还有话说......真不是普通难伺候的小姐。

『靠我这么近作啥?还不闪开? 』她没好气地提醒他。

『哦。 』

见两人的姿态极为暧昧,跪在她身前的他赶忙起身。

樱后,樱后图片,樱后视频,樱后下载

范江眯起潋泼水眸瞪着他,没好气地坐起身,然而却没拒绝他的好意,不着痕迹地套上半臂,遮去大片春光。

『你到底在做什么?怎么把湿了大半的半臂盖在小姐身上? 』廉铎不甚满意地道。

『我...... 』总不能要他说出缘由吧?

朱天若偷觑了范江一眼,见她不动声色,他也只好无奈地敛下眼,来个相应不理,横竖只要他不开口,廉铎又能拿他如何?

『阿铎,你去拿条手巾,顺便替天若拿件半臂,要不他这模样能见人吗? 』廉硕见天若不答话,倒也不以为意,迳自催促在一旁偷喝凉茶的廉铎。

『怎会是我去拿? 』

『方才是我拿凉茶来的,现不要你跑退,你又有话说了? 』他横眉竖目地瞪着廉铎,逼得他不得不走上一趟。

『可......凉茶是我泡的...... 』尽管无奈,廉铎还是走回舱房。

廉铎一走,甲板上突地安静了下来,然而范江也不以为意,依旧佣懒地趴在船边。

范江漂亮的眸子再次照向湖面,正巧一艘画舫滑过,不过这一回约距离一个船身宽,激起的水花喷不着她,她也不闪不避地直瞪着那艘华丽的画舫,好半晌后才开口『天若,你瞧见了没? 』她突地问道。

『嘎? 』朱天若的心突地抖颤了下。

樱后, 难道小姐要同他兴师问罪了?可小姐不是这般性子的......

『我问你瞧见了没有? 』她的语气重了些。

 

首页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